相关文章

海东:现代生态牧场孕育新品牌

热情好客的青海人,在招待从外地来青的亲朋好友时,餐桌上必定少不了牛羊肉。但凡来青海吃过手抓羊肉、红烧牛肉的人,都会对青海的牛羊肉赞赏有加。然而,就全国来说,新疆、内蒙古、宁夏等地的牛羊肉早已名声在外,而外地人对青海的牛羊肉往往都是“先前不知道,吃过才叫好”。

青海是中国五大牧区之一和重要的畜牧业生产基地,青海高原独特的自然条件和气候条件造就了独特的畜牧业,青海牛羊肉是我省农牧业的特色产品之一。但青海独特的牛羊肉资源,并没有形成经济优势和品牌优势,在全国的知名度与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地相差甚远。作为清真餐饮业主要原料的牛羊肉,如何进一步助推清真餐饮业并自成品牌,是海东当前亟待破解的课题。

打响牛羊肉品牌战

为此,业内许多有识之士主张打响青海的牛羊肉品牌战役,使青海的牛羊肉飘香全世界。那么如何打响牛羊肉品牌战役?海东市正在积极开展的现代生态牧场建设或许能给出一些启示。

海东市一届人大三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5年,海东市将积极推进土地流转,发展饲草产业,支持青贮玉米和燕麦、苜蓿等饲草料种植,推广放牧与补饲结合养殖新模式。在平安洪水泉、化隆卡日岗、循化孟达山等地区规划饲养规模10万头只以上的12个区域性现代生态大牧场,年内建成20个饲养规模5000头只以上的现代生态牧场,将其做成引领全省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新品牌。

今年4月,海东市索尔干和马阴山两家现代生态牧场陆续开工建设,标志着海东市现代生态牧场建设已经全面启动。现代生态牧场建设的全面启动,也加快了海东在农牧业品牌化之路上的前进步伐。

牛羊肉瞄准省外市场

索尔干现代生态牧场是以当地丰富的饲草料种植地和可利用天然草地为依托,通过舍饲与自然放牧相结合,着力打造“高原、富硒、生态、绿色、安全”的肉羊生产基地。该生态牧场计划总投资1500万元,已流转建设用地100亩、人工牧草种植地2500亩、天然草场4000亩。项目建成后,达到年存栏能繁母羊2000只,年肉羊饲养量10000只、出栏肉羊6000只以上的规模。

马阴山现代生态牧场位于化隆县二塘乡,项目计划投资1700多万元,目前已流转土地22440亩并已开始饲草、饲用玉米种植等工作。值得一提的是,马阴山现代生态牧场的负责人韩启明是众多回乡二次创业的拉面老板中的代表人物,他所创办的拉面馆在杭州立足之后,得到不断发展,并最终创立了“伊滋味”清真餐饮品牌。韩启明投资建设现代生态牧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在浙江等地经营着数十家拉面馆,而这些拉面馆往往面临着牛羊肉食材短缺或运输不便的困难。韩启明说:“我在杭州、上海等大城市看到很多高品质的牛羊肉卖出了很高的价格,所以我并不担心牛羊肉的销路和价格。我更在意的是牛羊肉的品质,只要牛羊肉的品质过硬,销路和价格都不是问题。”韩启明的目标是要把牛羊肉做成拉面经济的上游产业,他对牛羊肉品质和品牌的追求与海东发展现代生态牧场的初衷不谋而合。

海东现代生态牧场之路

海东市农牧局局长李树青说:“海东本来就属于半农半牧地区,现代生态牧场实际上就是要发挥半农半牧的优势,既不搞牧区粗放型的放养,也不走农区集中圈养的老路,而是要通过放牧与补饲结合的养殖模式,加上严格规范的屠宰加工环节,生产出高品质的牛羊肉。”

畜牧业专家的观点也印证了李树青的思路,“依靠天然草场发展畜牧业已经走到了尽头。”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副院长刘书杰告诉记者,大量的实践表明,适度补饲是生态畜牧业上台阶的重要抓手。刘书杰表示,以草畜营养平衡和高品质畜产品为目标,采用生态化、饲草化、设施化、信息化技术为支撑,以适当规模、适度补饲、适时出栏的饲养方式,才是未来青海畜牧业的发展方向。刘书杰再一次强调补饲的“适度”,并告诉记者,放牧4-8个小时,再加适度的补饲,非但不会影响牛羊肉的品质,反而会对肉质有所改善,这样出栏的牛羊肉脂肪含量会降低,肉质更嫩。

现代生态牧场的另一个特点,是将大量民营资本引入了农牧业,与海东的“黄河彩篮”一样,现代生态牧场的建设体现了现代农业高标准、高投入、高产出、高效益的特点。大规模土地流转,高科技饲草种植和高标准的屠宰加工环节,这些都意味着现代生态牧场的建设需要民营资本的大量投入。

2015年,海东市继续以专项资金撬动金融资本,吸引民营资本主动参与品牌农业,着力构建多元化的资本股权纽带体系,用资本杠杆的力量助推品牌农业快速发展,计划全年吸引民营资本15亿元以上。

品牌化之路任重道远

今年,海东市还计划以高原无公害、生态有机、富硒等为金字招牌,“黄河彩篮”为地域标志,培育一批以雪域果蔬、肉蛋水产为代表的品牌产品。具体目标是认定农产品地理标志6个,绿色农产品12个,无公害农产品20个。